通化市 晋江市 尤溪县 南岸区 札达县 宿松县 萨嘎县 昌邑市 青州市 遂溪县 泰宁县 鄂托克前旗 乌拉特中旗 新源县 卓尼县 西乌
首页 > 新闻频道 > 株洲民生 > 正文

当所有受困群众被成功转移后 48岁社区书记张清月却永远地离去……

标签:该当 四人斗地主大赛

downLoad-20190712091029

▲昨日,上洲社区居民彭云兰(左一)哭着说,她现在还能回忆起当时张清月捂着胸口,从桥上涉水而过的样子。

昨日上午,醴陵上洲社区。

雨终于停了,天空放晴。社区工作人员和居民们正清理着洪水留下的垃圾、淤泥,不过,大家的脸上没有战胜洪涝的喜悦。在路过街边一栋民房时,大家会深深鞠上一躬——这里是上洲社区书记张清月的家,7月9日晚,年仅48岁的张清月在部署抗洪工作时几近晕厥,送医后不幸离世。

接到汛情通知

才做完心脏手术的他躺不住了

昨日下午5点多,记者来到了上洲社区。说起张清月,上洲社区主任张际告恍惚了数十秒。他说,张清月生前安排部署的抗洪工作还在继续,可人却不在了。

7月4日,张清月提前一天出院,从长沙湘雅医院赶回上洲社区。不久前,张清月才做完心脏搭桥手术,医生叮嘱他要卧床休息4个月。

然而,6日,上洲社区就接到了汛情通知。张清月躺不住了,在家利用电话开始安排防汛事宜,大到人员疏散,小到上百个垃圾桶的收回。

“7日,渌江水位猛涨,河水漫延到街上。他再次电话通知社区的所有小组的组长,不能有疏忽。”张际告说,8日,街上的积水已有一米多高,可很多居民不以为然,以为和往年一般,在家“洗洗脚”,水就退了,没有撤离。

8日下午,上洲社区2.5公里长的主街,九成的路段已被淹没,积水齐腰,部分地段水深达到2米。

“我劝不住他,他坚持来办公室,召集所有组长交代,一定要劝群众撤离。他不时捂着胸口,说这点疼能忍。”张际告说,8日晚,雨一直没停,深夜里,张清月还在问他社区的情况。

听居民说饥肠辘辘

他迈着肿胀的双腿前往解决

9日早上7点多,社区有群众给张清月打电话,说他们已饥肠辘辘。

因为家里的积水已经到了膝盖,也断电了,车库门打不开,张清月只得迈着肿得已看不见脚踝的双腿,徒步涉水,喊了一辆摩的,往办公室赶。中途,因遇积水路段,摩的过不去。最后,是张际告开着皮卡车将他接到了办公室。

“物资补给还没到,不能让大家饿着,去把周边商店的发饼、面包、牛奶等买来,给居民送过去。”在办公室,张清月对五一组组长张建华说。

上午9点,物资补给送达,居民们的吃喝问题终于解决了。然而,因为涨水,有100多名居民需要转移,调度工作再次开展起来。

期间,社区专干陈洁见到张清月脸色苍白,就劝他回去休息。张清月却告诉她,整个社区18个组中有15个组在渌江边,他放心不下。

面对社区居民的求救

欲强行亲自前往救人 

9日上午10点多,河边组居民朱阳生向社区求救。洪水已淹没他家的一楼,两米多高的水位让一家子只能上二楼避险,而他的儿媳、女儿都是孕妇。

“让我去,老朱家二楼窗户有防盗窗,要破窗才能救人。”张清月的这一要求被社区其他工作人员拒绝。他试图下水行走,但步伐踉跄,差点倒在水中,最终被社区其他工作人员强行架回了办公室。

工作人员驱船破窗救援朱阳生一家成功后,马上电话告知了正在等消息的张清月。

邓桂香家门口出现滑坡,坡度高达8米;老刘一家在二楼受困,手机快没电了……在办公室,张清月一直坚持指导值班的组长们,如何营救遇险居民。

陈洁说,张清月在上洲社区工作了11年,他认识所有居民,也熟知社区的地形地势。

9日晚7点40分

他永远地离开了

9日中午12点多,社区所有受困群众被成功转移。而此时,张清月的脸上,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。张际告在送他回家时,边开车边流泪。

“他说胸口很疼,如火炙烤。”张际告说,共事9年了,再苦再累,他从未听老伙计抱怨过,“这次,他是真的无法忍受了。”

回到家中吃药后,张清月的身体情况未见好转,意识也渐渐涣散,家人立即将他送到湘东医院。

心跳40、心跳30、心跳20……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医生高声呼喊着张清月。

9日晚7点40分,“我叫张清月。”说完最后一句话,张清月闭上了眼睛,永远地离开了。

噩耗传回长洲社区,居民们都不敢相信。居民彭云兰大声哭泣着说,这些年,社区的线路改造、水质改造,都是张清月没日没夜带着大家完成的。

彭云兰还说,此前,张清月告诉大家,已拉拢到资金,可以为社区建活动广场了,“可他‘不守信用’”,答应的事,还没有做就走了。”  (株洲晚报记者 陈驰)

家属专访

“他就是责任心太强”

1971年出生的张清月,是长洲社区土生土长的汉子,家有兄弟四人,他排行老三。张清月的独女苗苗(化名)今年18岁,正读大一。

大哥张清谷说,“老三这人就是责任心太强。其实在2008年,他就做过一次心脏手术了,之后因忙于工作而反复发病,家里就要他辞职休息。他不肯,说要把社区基础设施弄起来。”

“他就是蠢。把他从长沙接回来,就是让他好好休养。但这几天,他没睡过安稳觉,这下终于能好好休息了。”说完这些,老四张清春掩面哭泣。

苗苗说,从医院回来后,她就撒娇让爸爸关掉手机,卧床休息,但爸爸不肯,还说等抗洪结束,再请假休息。

苗苗说,爸爸一直教育她,要做一个正直向上、有责任心的人,她会铭记在心。   (株洲晚报记者 陈驰)

责任编辑:若叶

欢迎关注“株洲新闻网”公众号

欢迎关注“株洲发布”公众号

0

主管: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|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
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 在线咨询Q Q:技术QQ咨询 湘公网安备 43021102000088号 湘ICP备12009507号
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: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,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:0731-28214858